“排号怎么也得两三年,超过三年也不是不可能”“我们这里现在已经排了一万多人了”“前年预约的都还没接种完”“什么时候来苗不确定,即便来苗也就百来支,得先就着打第二针、第三针的”……

近日,就宫颈癌(HPV)疫苗预约接种问题,《财经国家周刊》记者咨询安徽、陕西、浙江、天津等多地疾控机构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发现,全国范围内HPV疫苗供需不平衡矛盾突出,“预约难”情况普遍存在,进口四价和九价HPV疫苗更是“一剂难求”。

宫颈癌是常见的妇科恶性肿瘤之一。HPV疫苗的诞生,让人类有望全面消除宫颈癌。自2016年7月我国批准首款HPV疫苗上市以来,已过去近6年的时间。目前国内市面上已有二价、四价、九价三种HPV疫苗可供选择。

为何在上市数年且有多种产品可选的情况下,我国HPV疫苗依然供不应求?随着国产疫苗的接力研发、获批上市,广大适龄人群何时能实现“HPV疫苗自由”?

根据记者对各地疫苗接种点的采访情况看,目前,进口HPV疫苗普遍缺货,供不应求。

“有可能1个月到一次,有可能2个月到一次,甚至半年来一次苗,没法承诺。”天津市南开区某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人士说。

目前,不少接种点已经有数千人甚至数万人预约排队,有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人员表示“至少要等两三年”,有的则称“暂不接受第一针预约”“约了也是空头支票”。

比如,重庆市江北区某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人士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从去年年底到现在,我们中心就没有来过四价苗。”

九价HPV疫苗同样供不应求。一些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隔两三个月能来一次苗,但每次到苗后,预约平台放出的号源几乎“秒没”。

据了解,四价HPV疫苗适用于20-45岁女性接种,九价则适用于16-26岁女性。从年龄跨度上看,四价囊括的人群更多,这或许是导致其更为抢手的重要原因。

而且,接种点每次到苗,一般会优先给前序已经打了第一针或第二针的人接种。也就是说,一次预约成功后,默认保证三针,后面两针,接种门诊直接安排。这种情况下,想预约首针接种更是难上加难。

进口二价HPV疫苗也呈现缺货状态。不过,多个接种点人士告诉记者,预约进口二价苗的人倒并不多。

面对进口HPV疫苗货源“僧多粥少”这一现象,为确保公平,深圳、杭州等城市采用“摇号”方式预约。

从深圳市卫健委3月8日披露的一组摇号中签公开数据,可以看出九价HPV疫苗的难抢程度:共有527121人参与,21170人获得接种机会,中签率仅4%。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在电商平台看到,不少私立医院提供四价、九价HPV疫苗接种服务,且部分地区有现货。

不过,并非购买后随时能打。“每天医院接种人数有限,疫苗如果有现货,预计1-2个月可以安排接种第一针,具体时间还要看医院排期。”某私立医疗机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而且,私立医院接种价格要远高于公立医疗机构。据了解,公立医疗机构HPV疫苗接种价格为疫苗出货价加上约25元的接种服务费,比如,四价疫苗单针接种费在823元左右,九价约1323元/针。而私立医院四价单针接种费普遍在1200元以上,九价则超过2000元/针,而且需要一次性交齐三针总费用。

“黄牛”也盯上了这门生意。据新华视点报道,网络平台上有大量九价HPV疫苗代约广告,代约、代抢的费用从几百元到几千元不等。疫苗“黄牛”的业务涵盖全国各大城市,一些“黄牛”声称“预约完一个星期内随时打”。

“拿内部现苗名额帮你提交预约,近期的都能约上。”某疫苗“黄牛”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进口四价、九价HPV疫苗一剂难求,不少人又希望赶在年龄限制之前接种,这也让骗子有了浑水摸鱼的“机会”。

近年来,四价、九价HPV疫苗诈骗时有发生。例如,根据重庆市江北区卫健委通报,有人以帮助预约宫颈癌疫苗为由,私自收取他人费用,以生理盐水、二价HPV疫苗冒充四价、九价HPV疫苗;还有人以预约九价HPV疫苗为由进行虚假交易,诈骗钱财。

对此,多地警方提醒,预约九价宫颈癌疫苗要通过官方正规渠道,不能盲目相信代抢代预约这种服务,更不能因为贪图便宜去购买所谓的“特价疫苗”。

对于不少适龄女性而言,都希望能及时打上HPV疫苗。可是,井喷的需求背后,疫苗供应情况不容乐观。

“四价、九价HPV疫苗缺货断货不是这一两年的事情,从上市到现在一直都缺。”天津市蓟州区疾控中心人士告诉记者。

四价、九价HPV疫苗分别于2017年5月、2018年4月在国内获批上市,供应已有几年时间,为何至今仍“一剂难求”?

安庆市疾控中心人士道出了进口疫苗的供需矛盾:“来的苗很少,想打的人却太多了。”

从整体供应看,目前,国内市场已有5款HPV疫苗,分别是葛兰素史克、万泰生物和沃森生物的二价HPV疫苗,以及默沙东的四价HPV疫苗和九价HPV疫苗。

其中,最早在国内获批的是葛兰素史克,时间是2016年7月。随后,2017年5月、2018年4月,默沙东的两款疫苗获批。

万泰生物旗下的馨可宁作为首款国产HPV疫苗,于2019年12月获批。而沃森生物旗下上海泽润研发的一款二价HPV疫苗在今年3月获批上市,但目前尚未开始销售。

所以,国内的四价和九价HPV疫苗,只有默沙东一家供应商。它也是全球唯一的四价和九价HPV疫苗厂商。

而根据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生物制品批签发情况,自上市以来,我国各类HPV疫苗的批签发量显著提升。但相对人群的需求量而言,远远不够。

华夏证券研报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年底,四价HPV疫苗的总批签发量约2291万支,九价为1861万支。

不过,按照每人三剂,两种进口疫苗仅够1384万人接种。即便算上两款二价疫苗,必赢bwin体育自首款HPV疫苗上市至2021年年底,总批签发量为6190万支,也仅能够满足2000多万人完成全程接种。

作为一种明确可防癌的疫苗,HPV疫苗在国内上市数年间,政府部门和相关企业都进行了广泛的宣教,人们认可度很高,不少适龄女性都愿意自费接种。

华西证券研报测算,目前我国9-45岁女性人群数量约3.81亿人,若按照目前已有2000万人完成了接种来算,国内适龄女性HPV疫苗接种渗透率仅约5%。如果按照适龄女性30%、45%、60%的渗透率计算,国内HPV疫苗分别还需要2.8亿、4.5亿、6.2亿支。如果想达到100%渗透,则缺口超过10亿支。

值得一提的是,自获批以来,默沙东几乎每年都会增加在中国地区的供应量。例如,2018年,九价HPV疫苗的批签发量仅为121.6万支,但到2020年,九价疫苗的批签发量已经达到了506.6万支。2021年上半年,九价疫苗的批签发量进一步升至1109.7万支。

近日,默沙东中国对媒体表示,默沙东对中国的HPV疫苗供应量呈逐年增长态势。今年第一季度,默沙东的四价HPV疫苗的批签发量同比增长近70%、九价HPV疫苗的批签发量同比增长近280%。

“公司一直在正常供货,但由于是滚动采购,可能会出现不同周期供货量有多有少的情况。”作为默沙东四价和九价HPV疫苗在国内的独家代理商,智飞生物相关人士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今年两款产品的基础采购额为115亿元,最高能达到135亿元。

不过,由于默沙东需要对全球市场供货,即便产能提升,对国内市场能增加的份额依然有限。而且相对于我国数以亿计的适龄女性人群,进口疫苗供应量可以说是杯水车薪,“一剂难求”的现象恐怕还将持续一段时间。

“进口四价实在约不到,我们同事都直接打国产二价了。”天津疾控中心人士告诉记者。

桐城市疾控中心人士则表示,现在除了国产二价疫苗相对充足,其他今年估计都没戏,“我们自己都打的二价,效果也好得很,还便宜很多。”

确实,相较于动辄要等两三年的进口疫苗,国产二价HPV疫苗预约起来要“友好”得多。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了解到,全国多个城市的接种点都可以随时接种国产二价HPV疫苗,也有一些接种点需要提前预约,大多能在一个月内开打第一针。

从价格上看,国产二价HPV疫苗更为亲民。万泰生物的馨可宁单针价格为329元,加上接种服务费,打3针总费用1000元出头。不仅价格优惠,国产疫苗的优势还体现在接种程序上,对于9-14岁女性,只需要打两针,花费约600元,大大降低了接种时间、经济成本。

继万泰生物之后,国内企业沃森生物今年也获批了一款二价HPV疫苗,不过尚未开售。据了解,4月初公司已启动该疫苗的生产,待获得批签发后即可开展接种。

从产能看,两款国产HPV疫苗的供应潜力也较为可观。根据公司公告,万泰生物二价HPV疫苗年产能3000万支,而沃森生物旗下玉溪泽润的二价HPV疫苗生产车间的设计年产能同样也是3000万支。

不过,即便如此,两家生产线满负荷运转,每年也只能满足2000多万人完成全程接种。

而且,考虑到不同价次疫苗存在的差别,以及国内消费者多样化、多层次需求,还是需要有更多“价数更高”的疫苗。

而前文已经提到,目前国内四价、九价HPV疫苗只有默沙东单个厂家供应,即便其提升产能,也无法满足国内庞大适龄人群的接种需求。

最终有望让广大适龄人群实现“HPV疫苗自由”的,可能还得靠国内疫苗厂家。

面对巨大的供应缺口,不少企业都加入了HPV疫苗研发队列中。根据《财经国家周刊》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国内至少有17款HPV疫苗在研,其中有8款已经进入Ⅲ期临床试验阶段,包括4款九价疫苗、2款四价疫苗、1款十一价疫苗和1款三价疫苗。

单从研发时间上看,沃森旗下二价HPV疫苗的开发历经17年,该产品于2011年6月获批开展临床试验,2020年6月上市申请获得受理,整个临床周期历时约9年;万泰生物旗下的二价HPV疫苗则于2010年启动Ⅰ期临床试验,2018年提交上市注册申报,整个过程历时8年多。

以临床进度靠前的万泰生物旗下九价HPV疫苗为例,其于2020年9月完成首例受试者入组,根据公司估算的临床方案设计,完成整个Ⅲ期临床试验周期约66-78个月,也就是约5.5-6.5年的时间。

这意味着,如果一切顺利,我们有望在2024年底或2025年初迎来一款国产九价HPV疫苗。

国信证券研报认为,国内几款处于Ⅲ期临床的HPV疫苗,有望于2025年前后陆续上市,届时或将形成“2款进口+6款国产”的产品格局。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虽然诸多产品正在研发途中,一些企业为了缩小疫苗获批后的生产时间,已开始布局扩产工作。

例如,2021年,万泰生物曾公告称,投资12.5亿元用于实现新一代九价HPV疫苗产品的技术升级及新增产线建设,建设完成后,设计产能可增加至6000万支/年;瑞科生物则在江苏省泰州市建设HPV疫苗生产基地,一期的设计产能为每年500万剂九价HPV疫苗或3000万剂二价HPV疫苗,预计今年年底建成。

“如果在建产能按计划顺利投产,2025年起HPV疫苗产能将大幅提升。”国信证券研报如是判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