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疫情中的奥运会魅力——来自东京奥运会赛场的一线观察

本届东京奥运会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不仅经历了延期、空场等不利因素,开赛后也深受奥运村内外人员感染、志愿者人手不足等问题的困扰。但奥运健儿奋力拼搏的身姿,运动员间摇旗呐喊的激励,不仅体现了更快、更高、更强和更团结的奥运精神,也为疫情之下的世界带来精神鼓舞。接连夺金的一众“00后”新星振奋人心,其战力超群让人慨叹后生可畏。除此之外,日本工作人员严谨的工作态度也让人印象深刻。

东京奥运会中国首金得主杨倩以实力和招牌动作“比心”俘获无数粉丝,火爆出圈。为中国跳水队拿下本届奥运会第二金的张家齐和陈芋汐以无可挑剔的零失误,让中国跳水蝉联奥运会女子双人10米台六连冠。这些在奥运赛场上冉冉升起的体育新星仿佛向体育世界宣告,从这届奥运会开始,体育舞台的中央正式属于“00后”。

乌兹别克斯坦19岁小将拉什托夫,在跆拳道男子68公斤级比赛中,先是战胜了韩国名将李大勋,又力克世锦赛冠军、英国人辛登,为乌兹别克斯坦拿下了本届奥运会首金。赛后,拉什托夫振臂怒吼,披上国旗绕拳台一周,青春活力势不可挡,“我很高兴和激动,这块奥运金牌对我来说意义非凡,让我之后继续去赢得更多的冠军”。而跆拳道女子57公斤级的冠军,美国姑娘佐拉蒂奇,同样也是2002年出生。

17岁的西班牙姑娘塞雷佐首次参加奥运会便闯入决赛,收获银牌。中国跆拳道运动员吴静钰赛后评价说:“决赛的两名选手都打得挺好,特别是西班牙的小选手,打得真的很好。泰国选手之前很少有人能够打她,现在这个西班牙小姑娘上来了,泰国选手有对手了。”在吴静钰看来,不断看到有能力的新选手出现,这就是竞技体育的魅力。

28日上午,东京奥运会拳击赛事继续在东京国技馆进行。在女子75公斤级的一场预赛中,澳大利亚队卡特琳帕克明显处于劣势。运动员看台上,一名澳大利亚拳击队男队员大声提醒队友。

由于疫情原因,抵达东京未满14天的记者无法选择公共交通,只能搭乘组委会班车。麻烦的是,班车并非驻地酒店直达赛场,中间需要换乘。更令人苦恼的是,由于班车间隔半小时甚至一小时,加之排队时间,或班车晚点错过换乘,每天路程折返、候车等问题耗时不少。

到达赛场或新闻中心后,要遵循严格的防疫规定。26日半夜11点半,结束报道的记者从场馆出来去班车搭乘点。当地受台风影响突然下雨,不少没有带伞的记者措手不及。班车12点才到,一些记者就想折返在出口里面躲雨;但门口执勤的工作人员坚定地表示:出口不得入内。“我们不进去,没有伞,只是在门口内侧躲雨。”一位外媒记者向工作人员解释。工作人员还是一脸认真地表示“这不符合规定”。

日本工作人员严谨的工作态度让人印象深刻。一方面,细节布置很周到,雅博体育app下载另一方面,工作执行一丝不苟。喷手的消毒液几乎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过安检,喷一下;进场馆,喷一下;进发布厅拿资料,喷一下;上媒体看台,喷一下;去混采区,喷一下;就连上厕所,都要在厕所门口喷一下。每个入口都有一位工作人员监督完成这一步骤。记者这十多天来,粗糙的双手白皙了不少。

本届东京奥运会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不仅经历了延期、空场等不利因素,开赛后也深受奥运村内外人员感染、志愿者人手不足等问题的困扰。但奥运健儿奋力拼搏的身姿,运动员间摇旗呐喊的激励,不仅体现了更快、更高、更强和更团结的奥运精神,也为疫情之下的世界带来精神鼓舞。接连夺金的一众“00后”新星振奋人心,其战力超群让人慨叹后生可畏。除此之外,日本工作人员严谨的工作态度也让人印象深刻。

东京奥运会中国首金得主杨倩以实力和招牌动作“比心”俘获无数粉丝,火爆出圈。为中国跳水队拿下本届奥运会第二金的张家齐和陈芋汐以无可挑剔的零失误,让中国跳水蝉联奥运会女子双人10米台六连冠。这些在奥运赛场上冉冉升起的体育新星仿佛向体育世界宣告,从这届奥运会开始,体育舞台的中央正式属于“00后”。

乌兹别克斯坦19岁小将拉什托夫,在跆拳道男子68公斤级比赛中,先是战胜了韩国名将李大勋,又力克世锦赛冠军、英国人辛登,为乌兹别克斯坦拿下了本届奥运会首金。赛后,拉什托夫振臂怒吼,披上国旗绕拳台一周,青春活力势不可挡,“我很高兴和激动,这块奥运金牌对我来说意义非凡,让我之后继续去赢得更多的冠军”。而跆拳道女子57公斤级的冠军,美国姑娘佐拉蒂奇,同样也是2002年出生。

17岁的西班牙姑娘塞雷佐首次参加奥运会便闯入决赛,收获银牌。中国跆拳道运动员吴静钰赛后评价说:“决赛的两名选手都打得挺好,特别是西班牙的小选手,打得真的很好。泰国选手之前很少有人能够打她,现在这个西班牙小姑娘上来了,泰国选手有对手了。”在吴静钰看来,不断看到有能力的新选手出现,这就是竞技体育的魅力。

28日上午,东京奥运会拳击赛事继续在东京国技馆进行。在女子75公斤级的一场预赛中,澳大利亚队卡特琳帕克明显处于劣势。运动员看台上,一名澳大利亚拳击队男队员大声提醒队友。

由于疫情原因,抵达东京未满14天的记者无法选择公共交通,只能搭乘组委会班车。麻烦的是,班车并非驻地酒店直达赛场,中间需要换乘。更令人苦恼的是,由于班车间隔半小时甚至一小时,加之排队时间,或班车晚点错过换乘,每天路程折返、候车等问题耗时不少。

到达赛场或新闻中心后,要遵循严格的防疫规定。26日半夜11点半,结束报道的记者从场馆出来去班车搭乘点。当地受台风影响突然下雨,不少没有带伞的记者措手不及。班车12点才到,一些记者就想折返在出口里面躲雨;但门口执勤的工作人员坚定地表示:出口不得入内。“我们不进去,没有伞,只是在门口内侧躲雨。”一位外媒记者向工作人员解释。工作人员还是一脸认真地表示“这不符合规定”。

日本工作人员严谨的工作态度让人印象深刻。一方面,细节布置很周到,另一方面,工作执行一丝不苟。喷手的消毒液几乎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过安检,喷一下;进场馆,喷一下;进发布厅拿资料,喷一下;上媒体看台,喷一下;去混采区,喷一下;就连上厕所,都要在厕所门口喷一下。每个入口都有一位工作人员监督完成这一步骤。记者这十多天来,粗糙的双手白皙了不少。

首列智慧地铁列车将驶上北京地铁11号线年国家网络安全宣传周网络安全博览会在西安举行

对话今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本亚明·利斯特:做热爱的事 不以诺奖为唯一目标

Related Posts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