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疫情刚爆发的那段时间

回归正题,相信很多人的2020都觉得不顺,过年那段时间,疫情大爆发,我当时从北京回到老家,跟我爸妈还有我其他亲戚说这件事来着,结果他们都不信,还好我当时跑了几个药店买了几包口罩(买的口罩真的是特别的烂,就是那种两元店买的那种带上去都能清晰的看到你胡子有几根的那种,不过也是知足了,能买到已经不错了)小城市的人已经形成了别听外边瞎说,根本没有的事乱说个啥,但是等到疫情真正爆发的那一刻所有人都慌了。

当时我回我爷爷奶奶家过年了,也给他们二老带了新买的口罩,当时给我爷爷说的时候,老头还不相信,可给老头厉害了,我劝他不要去打麻将了,打也行,带上口罩,我爷爷说:我当了一辈子的医生了,没带过口罩!。硬碰硬的组织牌友打麻将,说来老头当时是真的硬气!后来,电视上开始播放有关疫情的事件,恰巧我老家的边上有一个是从武汉回来的,亲戚微信群里开始说我们县城哪哪哪有了一例,老头开始信了,我奶奶当天给我爷爷说过年了,让我爷爷去关系好的亲戚家串门(老家习俗过年都喜欢串门),我爷爷说不去哈哈哈哈,现在啊疫情这么严重,要去你去,我不去!(我爷爷不是挺硬气呢吗哈哈哈哈哈)当时可是吵了一架。后来,家里拜访亲友的习俗就在2020年开始的第一个月被扼杀在摇篮里,好家伙,那可是各种阻止其他人来访问我们村,村里开始挖路,拉上横幅(全是有关疫情的)…我当时是各种憋不住,因为从小没在老家长大,村里也没个认识的小伙伴。这不是最惨的,稍微惨的是,一家6口吃完饭各自出去打麻将啊,仅限于我村(6口,爷爷奶奶,爸爸妈妈,我和我弟),我奶不会打麻将,自然是吃了早饭准备午饭,吃了午饭准备晚饭,一天围着灶头转悠。我爷爷呢,麻将也是照样打,不过打的次数少了,因为村里边的都是外出务工回来的中老年人了,也没老头和我爷爷一样能打牌(之前都是和其他村的老头一块约着打麻将)。我妈呢,不经常回老家,在我们县城上班,也没时间回老家,这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不得和村里当时一块嫁过来的什么婶婶、嫂嫂的打打麻将(也是个麻将迷)。我爸,重点介绍,这个麻将打的那是-晚上可以通宵的那种(不过我爸因为2019年病了一场,烟也不抽了,酒也不喝了,麻将也不怎么打了,咳咳,是不怎么…此时,但最终是谢天谢地,身体没啥太大的影响..当时我爸病可给我一家人吓坏了)。我弟,打小经常回老家,街坊邻居也都熟悉,光着屁股长大的小伙伴自然少不了,而我,才是最悲惨的那个,虽说现在这个社会开始讲究大数据,云智能什么的,但在我奶家一点作用不起,我奶奶家没有wifi,联通的手机卡没信号,那可真是哭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的那种,还想着你们都出去玩那我就在家玩手机吧,手机这下都让我玩不了,像我这种窜天猴,让我待在家里玩不着手机,碰不着高科技,我岂能罢休。于是,雅博体育app下载就计划着让我爸开车把我送到养我的爸妈家,好歹我那边的爸妈还有一个小侄子陪我玩,我爸一开始不太同意,是想着让我在家多陪陪我爷爷奶奶,毕竟是一直在外上班,不怎么回老家,但我爸看我实在是在老家憋着难受就同意了(当时我妈也想回去看看,毕竟我县城的家还养着几只鸡 – -!)

开车走在路上,平时能堵车的道路没有行人,县城的街道路人熙熙攘攘,不止我们县城这样吧,全国上下都是一样的吧,最热闹的地只有医院了(此时向那些奋斗在一线的英雄们致敬)… 未完(为自己记录)

Related Posts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